@EXCALIBUR@

据说端午节要带五彩绳?只知道吃粽子,并且吃了二十多年的我,也终于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,给自己编了一条😂😂😂

端午节,给父母做一对艾草小香囊~就当帮我那养蚊专业户的粑粑驱蚊吧😂

宝扇持来入禁宫,本教花下动香风。

碧桃工笔折扇,配书法题字~

学了近二十多年书法,除了会写点儿毛笔字其他啥也不会了,也就感觉入夏的折扇,和过年的春联,才能体现体现人生的价值😂

灼灼桃花,十里三生,寫下這一紙婚書,愿我的姑娘們,能像這詞中所言,一生一世,被溫柔以待~

【原创】遥远的旅途

楔子:

一纸天召,洋洋洒洒,或有或无,或真或假,那也都是只属于他一人的罪名。

九天之上,滚滚雷云,电光纵横,将这片混沌撕开一道道浓紫色的伤痕。

苍穹之上的残垣高台正中,矗立着那方远古神石,亿万年的风霜洗礼,褪去了字迹最初的痕迹,却怎么也掩盖不了那扑面而来的威压,这是天庭的禁忌,也是这天下的禁忌。

断、机、台……断机,断机,那便是断无生机了……

神石之下,狂风猎猎,血流汇聚成血泊,顺着台阶淅淅沥沥,如飘舞的飞花,坠入万丈之下的红尘。

血泊的来源,早已血肉模糊,何曾再有那昔日的绝代风华,唯有那笔挺的脊梁,证明着受刑之人尚存的一息,就这么,生生的,一声不吭的,受着那挫骨削皮,断筋涸血的酷刑。

“嘶!那不是极天战戈和覆周神箭吗!”

“竟是两件神兵一同请出!断机台上的这位,究竟是何来历!”

“这般极刑,怕是当年罪恶滔天的荒神行刑时,也不曾用过这等阵仗!”

“听说,这便是百里一脉的孽种!”

“不过一个黄毛小子竟也这般不知天高地厚!活该受此极刑!”

“一般神仙,哪怕只受这一方神兵一击 便都是要凶多吉少的!如今这两件一同,怕是要神魂俱灭了!”

“哼!此等罪孽之人,若不处此极刑,怎能显我天威?扬天之公正?”

断机台边,观刑之人遍布,或冷漠,或愤然,或兴奋,或叹息,只是于那断机台上的人,再无关系,紫焰天火灼瞽其目,悍天鸣雷震聋了耳,他听不见,更看不见。

“这人,是谁?他,犯了何罪?为何要受这般极刑?”

“他,他姓,百里,这……便是他的罪,无赦之罪……”

行——刑!

一声令下,天动地摇,华光耀目,无人睁得开眼,恍然间,只知天崩地裂,是那神兵的怒火,降下了……

许久许久,剧烈的震动,才缓缓平息,再次印入视线的断机台,满目苍夷……

“罪人百里纭涯,处三十六极天戈,以戮其魂,七十二覆周箭,以诛其心!整一周天圆满,伏法以正天道!”冰冷的声音突然止了,四周鸦雀无声……

半饷:“天!他!他!他!竟然,还站着!”

一声惊呼,如破空长雷,惊醒诸神!

放眼望去,那台上人最后的身形,依旧脊梁笔挺,没有半分曲折!

就连那行刑官,都不由的曲紧手指,捏紧了那一卷天召……

可那明明是早已没了生机的一团血肉……

三十六极天戈,七十二覆周箭,连天帝都要畏惧的极天之劫,竟是被这一团血肉承了个圆满吗?

这是何等可怕的存在,亦是断不该,再存于世上了!

行刑完毕,乌云渐散,日已西山,晚霞就着鲜血,将天空映的血红,有风习习,终是将那血肉成灰,散了个干净…

天边飘来一片一片被夕霞染红的花,咫尺百里,满天鲜红。

绵绵飞花,杳杳无音,天大地大,唯独听不见那渺渺的心声。

天地不覆载……大道……难容……
颛民无宁生……仁心……难安……
白骨葬忠魂……忠义……难全……

可……即便……这么难……纭涯……还是想……亲眼……看看……看看你说过的……那个……不一样的……明……天……


百里寸心遥无尽,

寂陨无畏还初心。

万劫缘起归何处,

血染纭涯再无音。